最新香港六合彩网址:股東認繳出資加速到期的法律問題 ——公司無力償債時要求股東提前承擔認繳出資義務的救濟路徑探析

欢迎光监国家唯一指定香港六合彩 www.rbblt.icu 2019.05.17 胡楠 劉威

自2013年底我國《公司法》進行修正,將公司注冊資本自實繳登記制變更為認繳登記制后,股東與公司、股東與公司債權人、公司與公司債權人之間的權利義務主張產生了若干變化,主要反映在基于同一法律關系或請求權基礎,法條解釋空間的擴大和多重救濟路徑的產生。而前述關系在事實層面的平衡和互動,直接影響當事人在不同的司法程序和每類程序的不同階段中的訴訟策略和資金安排。


本文旨在探討針對現有資本認繳制度框架,對于有限公司不能清償債權人到期債權時,是否可以及如何使具有出資義務但尚未屆履行期限的股東在尚未繳納的出資范圍內承擔清償責任的問題,筆者嘗試從救濟路徑、司法實踐和價值博弈的多重角度對此問題進行簡要評析和探討。希望本文能對身處相同或相似困境、基于不同立場的各方,在維權方案和策略安排上,提供相對應的參考意見。


一、 允許股東出資加速到期的常規司法程序


1、 破產程序


從常規意義上講,我國《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五條1規定,管理人可要求未(完全)履行股東出資義務的出資人加速繳納其認繳出資。


實踐中,若知曉公司經營狀況和股東個人資產狀況,債權人可選擇以申請該公司破產的方式達成迫使股東繳納其未繳出資。但是,該等方式的弊端在于,公司是否能夠進入破產程序,進入破產程序后債權人所處的地位和時間成本往往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2、 解散后的清算程序


除破產程序外,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二十二條2規定了公司進入解散清算程序后,股東出資義務的加速到期。實踐中,適用該條請求股東加速出資的直接案由主要為股東出資糾紛3。


由此可見,債權人可通過前述兩類程序實現股東認繳出資加速到期,股東有相應法定義務補足出資。而無論是破產還是解散后的清算程序,權利的實現系基于需解決公司徹底消亡前公司與股東間的股之關系,與公司自身對外承擔的債權債務關系,即所謂債之關系不同4。


認繳資本制的變革,使得公司責任財產和股東在出資范圍內所建立的擔保責任關系復雜化,進而影響到債權人和公司股東基于不同角度,需要更加關心在公司正常經營管理過程中(除卻破產、清算程序外),是否仍存在促使股東未到期出資加速到期的救濟法律框架。對此,下文將基于當前的司法實務和案例研習對此問題進行簡要探析。


二、 實現出資加速到期的執行程序及裁量空間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執行追加規定》”)第十七條5中規定,債權人可申請將未(足額)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追加為被執行人,要求其承擔責任。


從文義表述上,該條可被理解為一種債權人權利主張從公司延伸至股東而實現的曲線救國,但無法解決允許追加股東、原股東、甚至是發起人使其繳納出資的資本范圍和適用前提,比如該條是否僅適用已經到期的認繳資本,還是可適用未到期的認繳資本。在可適用未到期認繳資本的前提下,執行層面是需等到認繳資本到期,還是可提前實現繳納義務的加速到期,都是法條本身未回答我們的問題,而該等問題的肯定或否定性回答直接關系到權利實現的時間。


對此,筆者考察了司法實踐中債權人在執行異議程序6中,請求追加股東作為被執行人,在尚未到期、尚未繳納出資的范圍內承擔責任的相關案例,發現了少數支持案例和多數駁回案例。


在少數支持案例中,法院明確適用《執行追加規定》第十七條。比如(2017)鄂01執異988號案件中,股東認繳出資日期為2020年11月20日,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法院認為股東出資允許分期繳納的制度基礎在于降低公司設立的門檻,提高資源的優化配置,但其前提應當是保證交易安全和社會誠信,在公司無財產可供執行的情況下,該制度前提便不復存在。又如,(2016)粵0605執異447號案件中,公司章程中規定的股東認繳出資日期為2024年12月30前,但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人民法院認為章程條款是關于繳納出資期限的內部約定,并不能對抗債權人,支持了申請人的追加請求。


在絕大多數駁回案例中,不同法院對于不予追加的理由有所不同。比如:(2018)滬0118執異92號案件中,上海市青浦區人民法院認為,目前尚無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對股東因出資期限未屆滿而未繳納出資對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的規定,故難以支持申請人的追加請求;在(2018)寧民終105號案件中,寧夏回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對公司出資人未到期的出資義務,除非發生《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明文規定的情形才加速到期;在(2016)魯0391執異34號案件中,淄博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認為,在股東實繳出資期限未屆滿前,當然無法確定股東是否足額出資,申請追加的請求無事實與法律依據。


歸結起來,拒絕追加的法院的主要觀點系公司章程中規定的認繳期限可對抗債權人的主張,在公司不涉及明確法定加速到期條件時,申請追加被執行人的請求均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7。


對于類似事實和法律框架下,各級各地法院對法律和司法解釋的適用存在解釋和自由裁量的空間。理論上,根據《執行追加規定》第十七條的解讀,從債權人的立場上仍有嘗試請求適用的可能性。


三、 直接請求補充賠償責任的普通民商事程序


除卻破產、清算程序和執行異議程序,在普通的民商事審理涉及到公司、合同類糾紛中,對于公司債權人直接要求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在認繳出資未到期的情形下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在全國范圍內的司法實踐中存在不同的適用邏輯和實務觀點。


(一) 案例研習


對于前述問題,筆者對于相關支持和駁回債權人直接請求的案例進行簡要歸納如下:


在少數支持案例中,法院主要引用的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以下簡稱“《公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第二款規定,即公司債權人請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例如,在(2017)豫01民終8100號案件中,股東的出資義務于2035年8月25日到期,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直接以此條支持了原告的請求。同樣地,在(2016)粵0391民初1879號案件中,深圳前海合作區人民法院認為,在公司章程中未約定股東認繳出資期限的情況下,也適用此條判決公司股東對公司債務承擔補充清償責任。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魯06民終2136號案件中,山東省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除適用前述司法解釋外,還提出公司的注冊資本屬于公司全部財產的范疇,公司章程關于出資期限的約定屬于內部約定不具有對抗法定義務的效力,在公司不能清償債務情況下,其約定的出資期限必須加速到期,依法履行出資義務,這樣才符合《公司法》及相關司法解釋關于注冊資本的立法本意的觀點。


然而,在絕大多數駁回案例中,各級各地法院拒絕支持未足額繳納出資的股東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理由各異。例如,在(2016)蘇0281民初12881號和(2016)川10民終403號案件中,江蘇省江陰市人民法院和四川省內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均認為公司章程中規定的認繳期限未至,債權人明知出資期限未到期而與公司交易,股東未違背章程認繳承諾,應當尊重股東的期限利益;在(2018)陜0104民初4103號和(2016)滬01民終2471號案件中,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和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均認為應先基于基礎債權債務關系起訴公司,在公司進入破產或解散清算程序中再行向股東主張其權益;在(2017)滬02民終608號案件中,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我國法律未規定只要公司不能清償對外債務,公司股東尚未屆滿繳納期限的出資即視為到期,尚不能對司法解釋相關規定作出如此延伸和擴張解釋;而(2017)川01民終11290號案件中,成都市金牛區人民法院直接表示,《公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的適用前提應是股東的認繳期限已經屆滿且未足額繳納認繳出資8。


綜上,在普通民商事程序中,《公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的適用前提是否包含未到期應繳納出資,則成為債權人能否直接請求股東認繳出資加速到期、進而向公司和股東同時主張其權利的關鍵。


(二) 法律適用


基于司法實踐中存在的不同觀點及其適用法理依據,筆者進行了相關法律研究,主要過程及結論簡述如下:


1、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尚未履行的未到期出資認繳義務


首先,從時間順序上看,我國《公司法》于2013年才將資本實繳制修改為資本認繳制,而《公司法司法解釋三》于2011年1月27日已經出臺,故《公司法解釋三》中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本意尚不包括對出資期限未屆滿的情形的判定,《公司法》修訂后是否將其擴張理解,因未見官方權威意見,致使實務層面產生不同解釋。

其次,從條文釋義上看,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對于《公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的釋義9,未履行出資義務是指股東根本未出資,具體包括拒絕出資、不能出資、虛假出資等,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包括未完全履行和不適當履行,其中未完全履行是指股東只履行了部分出資義務,未按規定數額足額出資,不適當履行是指出資的時間、形式或手續不符合規定,包括遲延出資、瑕疵出資等。即該條將股東未能按照約定時間履行出資義務歸于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中的不適當履行類別中,未涉及尚未到期的認繳出資如何進行處理的情形,即規則適用范圍僅限于探討既成事實。


2、原則否定——例外肯定說


對于股東認繳出資能否加速到期的問題,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二庭在其法官會議中進行過相關闡釋:在非破產、清算情形下主張股東出資加速到期,原則上法院應不予支持,這個結論是建立在股東出資與單個債權人利益?;ぶ涿揮兄苯擁墓亓?、?;す救逭ㄈ死嫻幕≈?sup>10。


同時,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認為,如果單個債權人在債權成立時,對股東的出資有充分的確信和依賴,而且股東在很大程度上也向債權人強化了這種確信和依賴,此時就可以參照有關規則確認股東出資加速到期。


具體而言,上述意見中有關規則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十八條11的規定,具體比照我國《合同法》第七十四條12規定的有關撤銷權的法理,即債務人惡意延長其對次債務人享有的到期債權而對債權人造成損害時,債權人可以主張撤銷該延長的期限13。而確信和依賴指“如果股東對其尚未到期的出資向債權人提供了安慰、支持或不改變出資期限的承諾,該債權人基于此與公司締結了債權債務關系,此時就可以視為債權人對股東的(在特定期限)出資具有確信和依賴,基于該等情形股東隨意延長出資期限的,此時就可以考慮對該債權人具有‘惡意’并會產生損害”14。


由此可見,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闡述的可比照我國《合同法》撤銷權法理而支持債權人要求公司股東出資加速到期的情形,需要同時具備如下三個條件:(1)股東提供了會繳付到期出資的確信和依賴;(2)股東隨意延長出資期限;(3)所有確信和依賴需產生于債權成立時。但因我們尚未見到上述比照適用情形的案例,該等適用方法尚待在司法實踐中具體跟進和考察。


四、 結論


債權人對于到期債務,除對公司(債務人)進行主張外,是否可同時主張債務人的股東未到期認繳出資加速到期的問題,反映了公司有限責任及注冊資本制度、該等制度與債權人?;ぶ淶牟┺?。


債權人除通過破產、清算程序進行前述主張外,可嘗試依據《執行追加規定》第十七條,通過執行異議追加未(完全)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作為被執行人,亦可參照當前司法實踐中部分地區及法院適用《公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的相關支持案例或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比照我國《合同法》及其司法解釋中關于債權人行使撤銷權的相關指導意見,在普通民商事案件程序中嘗試主張其權利。相應地,有限公司及未屆認繳出資期限、尚未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可對照相應的規定和案件事實,對其被追訴的可能性及風險進行全面評估。在目前尚無權威解釋及統一司法實踐的情況下,若遇到具體案件,尚需一案一評。


1. 第三十五條 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債務人的出資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資義務的,管理人應當要求該出資人繳納所認繳的出資,而不受出資期限的限制。

2. 第二十二條 公司解散時,股東尚未繳納的出資均應作為清算財產。股東尚未繳納的出資,包括到期應繳未繳的出資,以及依照公司法第二十六條和第八十條的規定分期繳納尚未屆滿繳納期限的出資。

3. 參見(2017)川0191民初12465號,(2017)粵03民終22571號。

4. 參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二庭法官會議紀要》,人民法院出版社,2018年12月第1版,第143-144頁。

5. 第十七條 作為被執行人的企業法人,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未繳納或未足額繳納出資的股東、出資人或依公司法規定對該出資承擔連帶責任的發起人為被執行人,在尚未繳納出資的范圍內依法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6. 我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零六條、三百零八條規定了申請執行人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條件和列明當事人的相關要求。實踐中,債權人往往作為申請人(同為申請執行人)通過執行異議程序,在列明被執行人(公司或個人)之外,請求追加公司股東(作為執行異議之訴的第三人)為被執行人。

7. 法院拒絕追加的案例還可參見(2017)魯0391執異11號、(2017)粵0606執異 303號、(2018)川0722執異40號、(2016)豫01執異1號、(2016)豫01執復3號等。

8. 類似駁回案例還可參見(2018)魯01民終439號、(2016)川01民終9848號、(2017)魯06民終1382號、(2018)粵01民終16211號、(2018)粵01民 終16214號、(2018)粵01民終16209號、(2018)粵01民終14383號、(2017)津01民終3166號等。

9. 參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公司法解釋(三)、清算紀要理解與適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6年4月第2版,第214頁。

10. 參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二庭法官會議紀要》,人民法院出版社,2018年12月第1版,第153頁。

11. 第十八條 債務人放棄其未到期的債權或者放棄債權擔保,或者惡意延長到期債權的履行期,對債權人造成損害,債權人依照合同法第七十四條的規定提起撤銷權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持。

12. 第七十四條 因債務人放棄其到期債權或者無償轉讓財產,對債權人造成損害的,債權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撤銷債務人的行為。債務人以明顯不合理的低價轉讓財產,對債權人造成損害,并且受讓人知道該情形的,債權人也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撤銷債務人的行為。

撤銷權的行使范圍以債權人的債權為限。債權人行使撤銷權的必要費用,由債務人負擔。

13. 參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二庭法官會議紀要》,人民法院出版社,2018年12月第1版,第154頁。

14. 同腳注13。


君合是兩大國際律師協作組織Lex MundiMultilaw中唯一的中國律師事務所成員,同時還與亞歐主要國家最優秀的一些律師事務所建立Best Friends協作伙伴關系。通過這些協作組織和伙伴,我們的優質服務得以延伸至幾乎世界每一個角落。
骰宝4中3玩法 即时比分篮球 ag电子查询注单号 福中心老时时 七星彩500走势图 3d组三五码遗漏 足球 北京pk赛车怎么玩能赢 pk拾计划软件手机版免费 最火爆的棋牌游戏 江西时时中奖2000万调查 逆袭分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21点扑克玩法教学视频 天津时时开奖视频直播 11选5任八倍投计划 喊数字游戏21规则